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暮暮 > 正文

暮暮

六个超短推理小故事之四 劳改犯父亲的求死

2021-04-07 13:25:46 暮暮 4326


“求求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能活下去了!快动手吧!”文雅惊恐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陌生的一心求死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只是正常的走在上下班的路上,这个陌生男人就突然冲出来,不断的求自己杀了他,文雅当场就愣在原地。

旁边有路过的路人见情况不对慌张的报了警,一边安抚着受了惊吓的文雅,一边小心的控制着看起来精神不是很正常的男人,直到警察到来。

警局内。

“头儿,今天有一个案子恐怕需要你亲自去看一下了。”杜飞拿着手里的资料走向梁栋。

“什么案子?”梁栋疑惑的问。

“呐,你看看吧,算是一个老熟人。”杜飞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梁栋接过看了几眼就惊讶的看着杜飞:“王志?”

杜飞看着他点了了点头,也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其实王志这个人之所以让梁栋和杜飞印象这么深刻,还是八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时候他们俩同时从警校被录用为正式警察。

上班第一天就遇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带着一具尸体来警局自首,那个男人就是王志,那时候带他们的师父说,他们算是碰上奇葩事了。

后来一系列关于王志的资料,也是他们俩经手办理的,对他的印象自然深刻。

王志带来的那个人是一个放高利贷的人,王志当初因为打麻将好赌,欠了不少的钱,但是借了高利贷又还不上,被人家追的四处逃窜,最终还是被找到了。

根据王志当时的口供说,要债的人见到他就扬言要杀了他,然后就对他拳打脚腿,情急之下他才把人误杀了,他的本意是正当防卫。

念在事出有因,当初王志被判了有期徒刑八年,算算日子,王志应该已经出来两年了,怎么会在这么时候再次犯事?还是求死?

审讯室里。

“王志,你已经在外面安稳的生活两年了,现在在大街上闹事,你想干什么?”杜飞坐在对面询问王志,而另一边梁栋正在安抚受惊吓的文雅。

王志就坐在凳子上不说话,任由杜飞怎么劝都不说话,见他这样不配合,杜飞只好先出去,可是他刚一出去,旁边的同事就告诉他一个意外的消息。

他连忙走到梁栋身边把他叫到一旁。

“刚才小李跟我说,查到这个女孩的身份了,里面的王志,是这个女孩的爸爸,只不过后来她改了名,我们一时才没有反应过来。”杜飞小声的说。

梁栋意外的看了坐在不远处的文雅一眼,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

“行,我知道了,你先以这个为突破口在审问王志,我去探探这女孩子的口风。”梁栋说。

“好。”

一个小时后,两人在办公室内汇合。

“刚才我和这个女孩聊了半天,发现她现在只是和妈妈生活在一起,但是她妈妈的精神好像有些不正常,所以她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照顾她。”

“至于她的父亲,她并没有意识到那个跪在她面前求死的人就是她消失十几年未见的父亲,她只是以为自己倒霉了点,碰上这样的麻烦事。”梁栋说着自己问来的情况。

“当我提到门外的人就是他女儿的时候,王志就有些送松口了,但是我感觉他说的还是不全面,他只说自己的当初做了不少混账事。”

“为了逃避高利贷,不牵连她们母女,才一消失就是十几年,只是他怎么也不肯说到底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

杜飞虽然问出了一些陈年往事,但王志的话总让他觉得有些不对。

“头儿,你说我们要不要告诉那女孩她的父亲就在她面前啊。”杜飞苦恼的说。

“按照规定,我们有权告知。”梁栋面无表情的说。

半小时后。

“不可能!我爸早就抛下我们母女俩走了,从他抛弃我们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爸爸了,当初要不是他,我妈怎么可能会得病!怎么可能会精神不正常!”文雅有些崩溃的说。

不过随后她又想起了不久前那个跪在自己面前求死的劳改犯父亲,脱力般的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其实她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只有她和父亲知道,她明白,父亲是绝不会让这个秘密暴露出来的,要不然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做了八年的牢。

可是文雅犹豫了,毕竟当初应该坐牢的人,是她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