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娱乐网
手机版

主页 > 热门 > 正文

老师撩起裙子跨座故事|回校地铁撩起了同座漫画

来源:  时间:2020-06-26 19:02:19

  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

 

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签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

 

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

 

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

 

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

 

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

 

顿时口干舌燥,恍神间,他已经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边替我按起小腿来,一点一点地沿着我的丝袜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急促起来。

 

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总会时不时摸到我短裙下面的小内,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点湿了。

 

我红着脸,耳朵突然一热,却是他低头附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继续,连忙哽着嗓子摇头,说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却还是顺从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长,放在肩上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到我的胸,那被胸罩裹住的一对小白兔不停地颤抖,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连忙按住他还要作乱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

 

他干燥温热的手半伸进我衣带里,指了指离我不远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女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了三点式,两人正在互相撩拨,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暗骂黄婷婷,死丫头,竟然带我来牛郎店。

 

我的身体湿乎乎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沦,不能让欲望将我打败。

 

我推开他,自己擦了脚,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

 

只是跑上走廊我才想起,刚刚包厢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我的心一凉,想到刚刚那双手在我大腿上的动作,心里一下子凉了……

 

“许雅,好巧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胥教练抱着双肘勾着眼睛邪邪地看着我,手上的手机亮着光。

 

我不想理他掉头就走,他却突然冲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往洗手间里拖。

 

我用力掰他的手:“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胥教练把我抱了个满怀挤进格子间,把门堵了,一边拿嘴拱我脖子,一边淫笑着打开手机给我看。

 

里面的我身着性感领连衣短裙半瞌着眼睛躺着,八号轻轻摸着我的腿,手指灵活勾到我的小内……

 

我吓了一跳,后背冷汗涔涔:“你……你偷拍我”

 

“哈哈哈,许雅,都录视频了,你还装,看你整天端着像个贞洁烈妇,转头就跑到牛郎店里来,那么想要啊找我呀,何必花这冤枉钱”他边说边用嘴拱我的脸。

 

“唔,不要,我不是来找牛郎的!”我拧着身子躲开他的狼吻。

 

他不高兴威胁:“到这里了还想骗我信不信我点发送,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个荡妇有多放荡!”

 

啊……我摊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

 

他得意地笑了,伸手穿过我的腰揉着我胸前白嫩的雪团,还吭哧吭哧地含住我的耳朵,拿下面那根有些硬的棍子不停地撞我。

 

第五章

第五章 这里可是公共厕所

 

“啊……”我耳垂上,大腿根上,还有胸前受到他强势的攻击,下面的桃源洞里湿乎乎的,身子也莫名软了。

 

他伸手勾了一把,俊朗的面孔嘿嘿一笑,捏紧我的下巴轻声道:“想要吗,叫声胥哥哥,我就干你!”那手已经伸进我的短裙里扯住小内用力一拉。

 

“啊……”我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刺激,情不自禁地叫出声。

 

“叫得真好听,可惜这里是公共厕所!”他一边拉下皮带,一边扳过我的脸堵住我的嘴,不让那些让人颤抖的声音露出来。

 

当身后那个热得像火烧棍一样硬的东西从后面戳到我的时候,我长吸一口气,用力咬住他的手,哭着求他:“不要,放过我,不要……啊……”

 

好烫,好硬,好空虚!

 

我的哀求细碎得更像呻吟,反而激得他用手扶了那东西就朝我下面钻。

 

我吓得用力夹住双腿,不让他得逞。

 

他坐到马桶上,扛起我的一条腿,让我的隐私完全暴露在了他面前。

 

我大哭……心慌地等待着那硬硬的一戳……

 

突然听到隔间在唤我:“许雅姐,是你吗我是八号!婷婷姐要走了,让我来叫你!”

 

“我……唔……”我刚喊,就被胥教练捂住了,我哀求地看他,他指了指他凉薄的嘴唇,我闭上眼睛无比羞愤的亲了一口,他将我紧紧搂在怀里,把那东西抵在我大腿处用力戳了几下才放开我。

 

我推开门差点撞到八号身上。

 

我门关得快,他没看到躲在里面的胥教练,但从我身上的痕迹却看出了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将我扶回包厢。

 

黄婷婷与六号不在床上,我正要找他们,却听到卫生间里发出难以描述的声音。

 

“啊……宝贝儿,我要大宝贝儿!啊,快,快啊!”

 

“来了,婷婷姐,我来了,哦,你好深,好湿……”

 

我脸臊得通红,满眼不自在地盯着八号。

 

他反锁了门,一步一步走近我,用眼神询问我有没有别的需求。

 

我吓得缩到墙边,连忙给他签了小费单,让他出去!

 

我随即拎了包想回家,一打开门便看到胥教练在走廊尽头抽烟,昏暗的灯下,他的烟明明灭灭的,看到是我,指了指他的裤裆,我吓得立刻关紧门,不敢再动!

 

而此时卫生间里的动静越来越大。

 

“哦,啊……我要上天了,宝贝儿,你好大,好长,好棒!”

 

“啊……”漫长的喘息像断了气一样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激得我的身体软得发虚,记不清楚是怎么回到家的。

 

关了灯,好不容易调整好睡眠,却突然听到微信有消息。

 

点开,是胥教练发来的,我看得心头一颤:“听说你想换教练”

 

“是,我不想跟着你学,你个禽兽!”我把今天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在这句话里了。

 

“许雅,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不想要吗,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躺在床上不会想那事儿,我这是在帮你,你懂吗!”

 

他说着就把我在牛郎店的视频弹了过来。

 

我再次重温了八号那销魂的按摩手法,只看着里面就流出了水!

 

啊……胥教练是个魔鬼,他用视频威胁我不准我换教练,我不敢拒绝,我丢不起这个脸!

 

想想他说的话,偏偏还说对了,我的确想要,疯狂地想要!